雜記

2/19 新年

 

我才發現,從那時起,對你而言我在你的時間中早已死去…

我錯的是以為我們曾經互相愛過,但那只不過是自以為是的一廂情願,(好個一廂情願)。企圖想追回過去的什麼都是無功,過去本來就不存在,那些都是虛幻。在我腦中的你,在我面前的你。

 

想到,到頭來自己到底算些什麼,就覺得悲哀。但或許也,就是這樣的悲哀與卑微才是戀愛的本質。一個人蜷縮在床上哭泣,不斷地不斷地想著以前的片段,你逃避閃躲的樣子,你的話語,你的…你的…,想像你和他在一起的畫面

 

擁有的時間很短,現在想起來這根本就是理所當然的嘛。只是我現在竟然才發現。你沒有虧欠誰,因為一開始就是假的。只有自己到現在還是謹守著自己的愚蠢。半年過了,還在追尋著什麼泡影。

 

在說出分手的那天,對你來說愛你的我就已經死了,具有象徵性的那段時間在那裡終結,你在其他的時間軸上繼續前進。對我來說卻不同,時間仍在同樣的軌道上行進,沒有你的時間,我卻停留在原地,看著你,在意著你。半年過了,還在追尋著什麼泡影。拙劣不堪地,自以為是地努力著。

 

但,那又怎樣呢。我決定去愛,卻無法決定不去愛。無法讓自己停止流淚,所以決定一直哭下去,直到不哭的那一天。時間會撫平一切,雖然不知道是多久的以後,就算現在無法相信,也只能這樣繼續下去。別人當然可以說這根本沒什麼,但對我來說這是我第一次踏入這個世界。

 

嫉妒,不安,怨恨,做作…

第一次的戀愛讓我學會這些,在步上Gastby的結局之前(不過至少Daisy是曾經愛過他的),學會認清現實,學會平靜地處理一切。然後學會去愛,不是其他人,而是去愛自己最軟弱不堪的一面,然後一切的一切都構築成現在與未來自己所認知的世界。

 

在愛情裡面能愛多少就愛多少,能多努力就多努力的,才是真正的強者

12/25 腦中

如果說試圖如某些小說中描寫的那樣,便會寫道:

可以感覺到我的腦袋中有一部分變得無法運作,在腦中像是芯的部分變得僵硬。部分的語言能力和特定領域的思考能力喪失了。
無法將腦中的旋繞的概念和想法化作聲音。

是能被稱為創傷的事物造成的結果嗎?不,我想沒這麼嚴重
難得地,感知到的一切也變得鈍而重。像是無法運轉解析度太大的圖片與無法發出環繞立體音因此變成單聲道那樣單純地拒絕運作。

(我現在仍然想知道你所有日記的內容)
(融入你的生活,像奶油在剛烤好的土司上,那般化掉)

那樣就好了

—in 村上村樹 《sputnik情人》

會增生的失戀人絮語

 

「你會不方便的」

便顯示出她和王裕之間像傻瓜一樣自己承受的談感情模式,好的時候很好,但遇到問題時沒有辦法溝通,只用自己想像中對對方好的方式,只默默付出不希望對方受傷的作法,往往導致誤解以及以為對方就是那個樣子。

「就算把她送給你,她也不會離開我的」就是這樣的自信出了問題,感情不是獨角戲,亦不是自己和影子的互動,不願意顯出軟弱,不願意露出想抓緊的糗態,最後當然無法愛到底。——《心得:好不容易看完的奇皇后》in KoreaDrama

:原來我們最愛的還是自己

 

 

「你相信永遠的愛情嗎」

『鬼才信』
「我也不信」

「那你覺得我們會在一起多久呢」

『嗯……我覺得是永遠哦』

「你不是說…」

『我說我不相信永遠的愛情,但我相信你』

到今天仍然不相信永遠的愛情的我

才發現

你從來不曾離開過——by 頸項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