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三月 2015

3/18 蠢動

朋友用病來形容現在的季節,現在好像稍稍可以理解。那樣甜美卻又揮之不去的滯悶空氣,使我沉溺在其中。

(好久沒有來寫些什麼了)

春天帶來的騷動的心情,像是醉了一般。你的笑容是我所無法契及也無法觸及的燦爛,而我就是那樣的陰暗與格格不入,太宰治在暗暗的角落躲著。

(我跟你說哦,我開始奇怪地和人在睡前聊天,並為此覺得不切實際的滿足)

所以說,

我們都努力往更好的方向前進(但別弄錯了,不是為了彼此)。而是都逼不得以地要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