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二月 2015

2/19 新年

 

我才發現,從那時起,對你而言我在你的時間中早已死去…

我錯的是以為我們曾經互相愛過,但那只不過是自以為是的一廂情願,(好個一廂情願)。企圖想追回過去的什麼都是無功,過去本來就不存在,那些都是虛幻。在我腦中的你,在我面前的你。

 

想到,到頭來自己到底算些什麼,就覺得悲哀。但或許也,就是這樣的悲哀與卑微才是戀愛的本質。一個人蜷縮在床上哭泣,不斷地不斷地想著以前的片段,你逃避閃躲的樣子,你的話語,你的…你的…,想像你和他在一起的畫面

 

擁有的時間很短,現在想起來這根本就是理所當然的嘛。只是我現在竟然才發現。你沒有虧欠誰,因為一開始就是假的。只有自己到現在還是謹守著自己的愚蠢。半年過了,還在追尋著什麼泡影。

 

在說出分手的那天,對你來說愛你的我就已經死了,具有象徵性的那段時間在那裡終結,你在其他的時間軸上繼續前進。對我來說卻不同,時間仍在同樣的軌道上行進,沒有你的時間,我卻停留在原地,看著你,在意著你。半年過了,還在追尋著什麼泡影。拙劣不堪地,自以為是地努力著。

 

但,那又怎樣呢。我決定去愛,卻無法決定不去愛。無法讓自己停止流淚,所以決定一直哭下去,直到不哭的那一天。時間會撫平一切,雖然不知道是多久的以後,就算現在無法相信,也只能這樣繼續下去。別人當然可以說這根本沒什麼,但對我來說這是我第一次踏入這個世界。

 

嫉妒,不安,怨恨,做作…

第一次的戀愛讓我學會這些,在步上Gastby的結局之前(不過至少Daisy是曾經愛過他的),學會認清現實,學會平靜地處理一切。然後學會去愛,不是其他人,而是去愛自己最軟弱不堪的一面,然後一切的一切都構築成現在與未來自己所認知的世界。

 

在愛情裡面能愛多少就愛多少,能多努力就多努力的,才是真正的強者

廣告

2/12 像北回歸線以南的海水一般涼的,像冬日的陽光一般暖的

都來到這裡了。因此抱有被驅動著要寫下些什麼的感覺。

沿途還是會想起你。平靜地,深沉的,像北回歸線以南的海水一般涼的,像冬日的陽光一般暖的。

有著來往兩地之間坐車獨有的疲憊感,生理期的流血與食慾欠佳。天空另一邊的烏雲緩緩聚集,眼看是一場午後雷陣雨又或是小山旁的地形雨。綜合以上,凝結成為一場窗邊午後的小睡。

和許久不見的學姐一起晚餐。

無論在大學的籃球系隊,還是在我青澀苦悶的初戀,學姐一直在我對面扮演著安定的引導者的角色。前輩一般。不,事實上就是前輩。在她身邊特別有種熟悉感。「啊,我們有著一樣的思考模式」,對話或散步的時候常常這麼想著。

她走在我前方一點,身上穿著散發社會人士氣味的輕便套裝與無跟的皮鞋輕輕發出喀喀的聲響在柏油路上走著。

「她」在我們的對話中小心翼翼的潛伏著。我不知道這對學姐來說是無關緊要的無聊話題,還是禮貌地不願越過人與人之間,可被攤開檢視的與不可被談論的話題間的那條界線。


關於她的話題總是很簡潔的結束。

實際上卻蟄伏著,長期在我心裡悄悄騷動著。「我現在仍想和妳一起看同樣的風景。」就算從此是陌生人了也想。

祝 好